·也没啥收成

也没啥收成
来源:http://www.skcuky.cn 作者: * 发表时间 : 2020-08-20 20:28

不变的,依旧是他的沉默和内向,如同大山里的小草,若遇风吹,才会抖动弯腰。

我也去过新疆那边打工挣钱,我不是那块料,眼睛近视得太厉害,拌水泥眼镜还掉进了池子里……我是高中毕业,上学把眼睛熬坏了,就教书还行,凑近点看就是了。

寒暑假的时候我都去老家,在熟人的工地上做小工。熟人不骗我,都知道我等着拿钱给孩子交学费,没拖欠过工资。他们都挺好的。

教学点一共11个孩子,一年级的3个,学前班8个。这两年,学校条件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李永年过去三餐基本以土豆为生的日子,也随着山下乡中心小学建起大灶而结束了。

我性格不好,内向,出去做营生也不会讲话。教孩子还可以,孩子干净纯洁,学得认真,我就有成就感,学得越好我越高兴……

事出匆忙,记者没有和李永年过多交流便离开了没有手机信号的大山,但那个名叫拉盖的教学点和李永年,给记者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我也和乡里争取过编制,但是代课教师又不是我一人,还有更远更偏僻教学点的。解决了我别人也来找,乡里工作就没法干了。后来我就不找了,已经52岁了。(张曦

2014年,半月谈记者在一次采访中遇到了当时48岁的李永年。当时黢黑瘦小的他正在上课,看到有生人来访,赶忙安抚下十几个顽皮的学生,把炉火捅旺,翻出几个杯子使劲擦了又擦。

乡上照顾我,让我来日芒教学点,因为这里每学期有1000多元的教学经费,买个粉笔板擦啥的日用品,我自己说了算。吃喝都去乡小学,别人还要掏点伙食费,给我就免了。

我有个高中同学张永武,他考了大学,现在在北京外国语大学做翻译。他来看过我,女儿上大学的一万就是他借给我的。高中同学还有在五矿集团的。没有看不起我,他们对我还是高中那会儿的情谊。

大女儿开学前,我和高中同学借了一万,交了学费,给她买了个华为的手机,买了一身新衣服。我这边也开学了没能去送,她和同学一道走的。

把书教好,把欠钱还了,把娃娃供出来。人生的事儿,要一样一样来。能做到这几样已经很不容易了,没有其他啥规划了。我喜欢看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电影、人物传记什么的,现在中心小学有无线网络可以反复看,我很满足了。

妻子在乐都县当环卫工,是“4050”计划给提供的岗位。我觉得大家都很照顾我们,要不这年头上哪里去借钱,特别是我又还不上。

我已经教过500多个学生了,有走出大山考上大学的,有的还回来看我,高兴得很。娃娃们在我这读书认字,大人们也尊敬我,回到老家,也没人小瞧我,受尊敬。我老家村子里共产党员不多,我是一个。

你上次来,是2014年4月29日,我不会记错的,这里一般没有外人来,谁来了都是大事。这个教学点是去年新修的,新围墙、新屋子,桌椅板凳都和县小学的一样,屋里有台电视,黑板也大得很。

说话的时候,李永年的眼睛一直看着地面,很少抬起头,声音细弱,说多了就要深吸口气。

徐文婷 来源:《半月谈内部版》2018年第4期,原标题:《“人生的事儿,要一样一样来” ——访大山深处的李永年》)

4年后,记者重回那座位于黄土高原和青藏高原过渡地带的卡力岗山,找到依旧守在教学点教书的代课教师李永年。几杯咸涩的熬茶,不时捣乱的学童,一个关于坚守和信念的故事,伴随着满目的黄土和干冷的空气被娓娓道来。

我老家在乐都县浅山地带,不算太远,可是回一次也得绕上大半天。地太贫,也没啥收成,原本在老家村里当了8年代课老师,后来别人介绍我来化隆教书,已经12年了。

如今的李永年,已从当年代课的化隆县阿什努乡拉盖教学点调到不远处的日芒教学点。日芒教学点离县城18公里,来时需要爬上卡力岗山,下坡后的第一个乡就是阿什努乡。

我倒是没什么,和读书时候相比现在已经很好了。我上中学的时候,都是背上炒麸面,泡水搅一搅就是餐饭了。就是家里人苦了些。我52岁的人了,欠了十几万的债。整村搬迁的时候交了十几万,大部分借的;父亲癌症住院借了两万。每年都打算还一些,可到了年根就又还不上了。

上一篇:同时 下一篇:没有了